首页 > 财经导读 > 内容

2020年中国城市高质量发展报告出炉-乐居财经

发布时间:2020-08-03 来源:寿鼎财经快讯

据不几乎统计,不到3年时间,37份高质量发展顶层规划次第揭晓,涵括了贸易、国家级新区等各个领域……

  导读:《2020年中国城市高质量发展报告》,通过综合、创意、协调、绿色、对外开放、分享等六大维度、33项二级指标,对全国35个大中城市高质量发展成效展开项目管理。

  来   源丨21世纪经济报导(ID:jjbd21)

  作   者丨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宋兴国、李燚

  “高质量发展”已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指挥棒。自党的十九大做出我国经济已转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的论点后,据不完全统计,将近3年时间,37份高质量发展顶层规划次第出炉,涵括了贸易、国家级新区等各个领域……

  7月30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,加快构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。

  尤其是在当前国际国内环境再次发生深刻变化的背景下,推展经济从“推崇数量”改向“提高质量”,从“规模扩张”改向“结构升级”,从“要素驱动”转向“创新驱动”,就变得更为重要。

  高质量发展成效如何“看得着摸得着”?哪些城市在高质量转型路上率先打响一条新路?7月31日,21世纪经济研究院正式发售《2020年中国城市高质量发展报告》,通过综合、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分享六大维度、33项二级指标,对全国35个大中城市高质量发展效益展开测评。

  项目管理结果显示,四大一线城市摘得高质量指数分数前四,组成第一梯队。其中,拿下综合、协调、绿色三项单项冠军的深圳,位居城市高质量发展榜首,得分为0.72,远高于其后的北上广。

  南京成为新一线“最弱”。在得分超过0.4的第二梯队中,共计南京、杭州、武汉、厦门、成都、宁波、长沙、西安、郑州、青岛、合肥11座城市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。其中,南京沦为新的一线城市高质量发展指数分数最高的城市,为0.49;武汉、成都分列中、西部城市榜首,西安则打破郑州,位列榜单第12名。

  另外,还有大连、重庆、天津等17座城市,高质量指数得分在0.3-0.4之间,构成了第三梯队。

2020年中国城市高质量发展报告

  综合绩效:深圳、广州领先,南京、武汉超越北京、上海

  综合绩效得分,主要取决于当地宏观经济的综合发展状况。测算结果显示,深圳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、营商环境便利度和宏观杠杆率上分数均为样本城市第一,广州则凭借着全员劳动生产率和宏观杠杆率的优势,紧随其后名列第二。

  排在第三、第四位的南京和武汉,也不存在一定程度的相似性。由于从业人员数相对较少,这两个城市在全员劳动生产率上都有优势,同时产品质量合格率较高,表明出良好的制造业基础。但两座城市在营商环境方面均不存在短板,这是其与深圳、广州的最大差距所在。

  北京与上海,由于近年来的产业结构调整,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有所下降,进而影响了其整体排名,分别排在第7位和第5位。

  值得注目的是,在“第二产业增加值占到GDP比重”这一项指标中,宁波、南昌、长春、合肥、郑州、武汉等城市得分均较高,表明出这些地区在工业发展和接续产业转移上的较好效益。

  创新:北京、深圳各领风骚,引导技术输出与产业落地

  创新发展指数,取决于的是各地在创新产业、技术方面的投放和产出情况。测算结果显示,北京、深圳创新指数得分最高,分别超过0.83和0.82,遥遥领先于其他城市。虽然两座城市都是实力最弱的创新之城,但其在创意资源禀赋、发展模式上有较小不同。

  其中,深圳是创意产业和科学技术落地的聚集地。深圳不仅高新产业发展较慢,带动涉及的就业岗位较多。更最重要的是,作为计划单列市和人口年龄结构最年长的城市,深圳财政负担小,财政支出对科技产业的扶植力度大,补贴力度高。

  这些优势,让深圳在战略新兴产业/GDP、每千人研发人员数量和科技开支占到财政支出比例上位列第一,但在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方面则不如北京,名列第二。不过,深圳近些年正在加紧追上在基础研究方面的投放,当前每年有1/3的财政科研资金被用于基础研究,持续完备“基础研究+技术研制成功+成果转化+科技金融”的全过程创意生态链。

  而北京则是科学技术的重要输出地。作为全国科教中心,北京有着116家国家重点实验室,在科研院所、高等院校领域的优势全国领先。这使得北京在全社会研发开支占到GDP比重上领先,同时生产量了大量的发明专利和技术合同交易,三项指标均在样本城市中居首位。

  尤其是技术合约交易额,北京是第二名上海的三倍以上。但从产业结构来看,由于大量央企总部的不存在,北京的战略新兴行业占到GDP比重相对较低,得分仅有0.535。另外,北京科技开支占到财政支出比例约为10.13%,在样本城市中位列第三。

  紧随其后的是南京、上海,创新指数得分分别为0.498和0.430。近年来,南京侧重发展战略新兴产业,该项指标仅次于深圳,夹住其整体排名上升。

  位于第三梯队的,有广州、西安、杭州、武汉、厦门、天津和合肥等地,创意指数分数在0.3-0.4之间。

  协商:深圳、上海、北京领跑,杭州凭文化软实力跻身前五

  协调发展指数衡量的是各地在城乡、产业、区域上的相互协调性。得分最高的三座城市,依次是深圳、上海、北京,2019年城镇化率均在88%以上,基本构建城市化。尤其是深圳,自2004年启动全面城市化告别城中村后,目前已基本实现市域一体化,协调发展指数分数最高为0.70,领跑全国。

  紧随北上深之后,新的一线城市杭州凭借强大的文化软实力,协调发展指数排第四名。与首都北京依靠政治文化中心的历史积淀不同,杭州文创产业从2007年开始兴起,动漫游戏、会展、影视超级IP等沦为杭州城市发展的新名片,体现出产业结构持续优化的态势。

  总体来看,东部地区发展协调性显著好于中部、西部地区。名列前十的城市中,有7个都坐落于东部地区,分别是深圳、上海、北京、杭州、厦门、海口、宁波;中部地区仅有长沙挤身第十位,西部地区无一城市上榜。

  35座样本城市中,协调发展指数的极差为0.58,远甚于其他指数间的差距。这表明,区域发展不协调仍是我国高质量发展的突出问题。

  对外开放:郑州、西安挤身前五,武汉、成都受外资青睐

  对外开放指数衡量的是区域经济对外开放程度和地位。测算结果表明,上海对外开放指数得分排名第一,其是2019年我国进出口规模唯一多达3万亿的城市,且货物贸易全国占比名列第一,外商必要投资实际使用金额全国占比也位列第二,国际化大都市的地位可见一斑。

  紧随其后的,是深圳、北京、郑州和西安,位列前五。其中,郑州和西安主要是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到当地总出口比重较高,在这项二级指标上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二位,但总体货物贸易量与沿海城市仍然有较大差距。

  厦门则是进出口总额占GDP比重仅次于的城市,表明其对开放型经济的依赖程度较高。

  值得一提的是,武汉、成都等新的一线城市,备受外商青睐,其外商直接投资占全国比重甚至高于深圳。

  以武汉为事例,2019年上半年,武汉市外商直接投资12.04亿美元,同比快速增长66.5%,增长速度居全国19个副省级及以上城市第二位。其中,追加世界500强企业16家,总计约282家,增量创近5年新高。

  成都市落户的世界500强企业达285家,沦为中西部地区世界500强企业区域总部最密集的城市,造就2018年成都市外商必要投资(FDI)同比增长44.1%,增幅为全国平均值增幅的15倍。

  绿色:深圳、海口、南昌居前三,北方城市待提升

  从绿色发展维度看,排名前十的城市,依次是深圳、海口、南昌、福州、南宁、贵阳、宁波、长春、长沙和大连。

  其中,深圳绿色发展指数名列第一,这主要与其单位面积GDP产出率高有关。在四大一线城市中,深圳土地面积约只有广州的1/4、北京的1/12,但却以1996.85平方公里的土地创造了26927.09亿元的GDP。2019年深圳地均GDP为13.48亿元,全国最高。

  海口绿色发展指数居第二,主要是因其空气质量较好。2019年海口PM2.5标况浓度为19微克/立方米,一年之中只有15天为非优良天气数,两大指标均名列前茅。

  相较而言,诸如石家庄、天津、太原、郑州、呼和浩特、银川、济南和西安等北方城市,因空气质量不欠佳,绿色发展指数均显著靠后。这与当地产业结构偏重、能源结构单一有关,因此大气污染问题相对引人注目。建议加快调整当地产业结构、增大清洁能源推展使用力度。

  分享:广州、南京、武汉居前三,北上深存短板

  分享发展指数衡量的是发展成果人人参予、享有的程度。测算结果表明,因在城乡居民人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率、移动互联网终端率两项指标中忽得头筹,广州分享发展指数得分超过0.63,排名第一。

  移动电话用户数是人口吸引力的微观体现。四大一线城市中,广州常住人口大约只有北京的七成,但移动电话用户数已与北京持平多达4000万户,千年商都广州的经济活力和人口吸引力可见一斑。

  共享发展指数居前三的,还有南京、武汉。2019年南京有53所普通高等院校,归功于高校生数与常住人口之比排第四、人均道路面积排第一的优势,南京分享发展指数分数达到0.55,居样本城市第二;武汉的优势则在医疗和教育,2018年其每千人享有床位数为8.65张,在35座样本城市分列第七。

  总体来看,在共享发展成效上,中、西部地区整体要高于东部地区。在测评的35座城市中,前18个席位中,近一半城市都坐落于西部地区,而东部只有广州、南京、杭州等5座城市前十名。

  以教育资源为例,2018年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数占常住人口比重前三的城市是兰州、太原、南昌,分别为12.8%、12.1%、11.5%;最低的是深圳和宁波,分别为0.8%、1.9%。这与东部地区人口净流入做大了常住人口分母有关,但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均高教资源的严重不足。

  尤其是对北上浅而言,三座一线城市共享发展指数分数靠后,反映出与经济地位不太匹配的特征。这警告东部城市尤其是近年来人口净流入的大城市,在享有人口红利的同时,也需为常住人口获取还包括教育、医疗在内的公共资源服务,保证发展成果人人可分享。(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


一下科技 一下科技 一下科技 秒拍 秒拍 一下科技

寿鼎财经快讯